您当前的位置 : 房产 >> 热点聚焦
现代农业,不能遗忘小农户 安徽土地流转趋于理性
来源:中安在线  时间:2017年12月21日
作者:

  12月20日,肥东县元疃镇杨祠村的一处大棚里,种植户在查看多肉植物长势。近年来,该县积极鼓励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大力发展苗木花卉产业,采取“企业+基地+农户”的模式,走出一条企业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的路径。本报通讯员许庆勇摄

  农业现代化,需要处理好小农生产与适度规模经营的关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目前全省耕地流转率45%,这一比例与我省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农情相适应。 ”

   ——土地流转趋于理性,适度规模成为共识,小农户家庭经营占比高是我省的基本农情

  青壮劳力进城,规模种植兴起,还有多少地由农户自己种?

  带着这个问题,12月12日,记者来到绩溪县华阳镇郎家溪村。天气晴好,冬阳煦暖。这里是黄山余脉,村四周山色苍郁。村口山谷间,层层落落的农田种满了油菜,翠绿喜人。

  “郎家溪村1600多人,耕地300多亩,林场2万多亩,主要是茶园和山核桃。 ”村书记陆富强向记者介绍村情。 “村里大户多不多? ”记者问。 “没有大户,土地零碎不好种。 ”

  绩溪是山区县,有耕地约13万亩,农村人口15万人。 “山多,300亩成片的耕地就算很大了。 ”绩溪县农委种植业局局长程春笑着说,因为不利于规模经营,所以流转率不高,约三成,“郎家溪村这种情况很普遍”。

  “这两年流转发展快不快? ”记者问。

  “以前快,现在比较平稳。 ”程春认为,水利条件好、适合规模经营的耕地基本流转完了,剩下的不是偏远就是地块小,很难包出去。

  江淮之间又是什么情况?

  12月5日,记者来到凤台县杨村镇中塘村。 “老公在外打工,孩子上学走不开,我在家种10多亩地。 ”村民米侠说。村书记张立青介绍,村里耕地流转率不到两成,绝大部分是家庭经营。“全县耕地近80万亩,流转率25%。 ”据凤台县农委总农艺师杨平路观察,近年种粮效益下滑,退租时有发生。

  再往北,进入黄淮海平原,田野里到处是嫩绿的冬小麦。萧县是农业大县,耕地146万亩,农业人口130多万人。据县农委副主任徐骅透露,耕地流转率近两年稳定在30%左右。另一农业大县太和县,有耕地183万亩,流转率为37%。

  记者了解到,由于平原易于机械化作业,前些年阜阳、宿州、亳州等地出台许多政策推动土地集中。但近年来情况在改变。一方面承包费普遍比较高,种粮效益不理想,大户越来越理性;另一方面政府对适度规模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总体看,我省人多地少,现代农业水平不高,城镇吸纳就业能力有限。省农委经管处调研员秦仲华认为:“目前全省耕地流转率为45%。这一比例与我省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农情相适应。 ”

  记者了解到,2013年,全省承包耕地面积在万亩以上的有23户,到今年只剩7户。与此相反,面积在300亩至500亩的一直在稳步增长。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采访中,有许多农业干部反映,随着对农业农村问题认识的逐步深化,对小农经营的看法也在变化。一方面,种地依然是许多农民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对留守妇女和老人。另一方面,许多务工农民若干年后还将返乡,务农将是他们的归宿。稳定家庭经营,意味着农业生产和农村社会稳定有基础。

  “相当长的时期内,家庭经营仍会占大多数。 ”秦仲华说。

  “与规模经营相比较,家庭经营成本低,风险小,也更加稳定。近几年粮食效益下滑,这个优势更加明显。 ”秦仲华表示。

  不过,小农户经营也存在明显短板,与现代农业要求格格不入。 “除草剂用多了土壤有残留,不担心吗? ”记者问米侠。

  “我就种这点地,没那么多讲究。 ”

  “土越种越薄,怎么不用点有机肥。 ”

  “太贵。等到女儿毕业后我就不种了。”

  如何扬长避短,处理好小农生产与适度规模经营之间的关系,将小农经营纳入现代生产方式,是紧迫和重大的课题。

  “如果陈老板搞个基地带着种,再订个合同包收购,肯定种。 ”

   ——既要给各类新型经营主体“加燃料”,让它们成为现代农业主力军,也要密切利益联结,让它们成为带动小农户的“火车头”

  1969年,群山中的绩溪县中巧村,第一座“三线”工厂开建。这一年,胡永正在这里出生。

  40多年后的今天,废弃多年的厂房在胡永正手里重生,成了颇具规模的香菇基地。

  12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中巧村,一座厂房改造的加工厂已经竣工。“装了一台空气能烘干机,每天能烘5000斤香菇。 ”胡永正指着办公区说,以后这里是电商事业部,干香菇从网上卖。

  眼前,现代化的办公桌椅、电脑、乳白色的百叶窗与斑驳古老的墙体形成奇妙的对比。

  “早想搞副业,但不懂技术。胡老板搞合作社我就加入了。今年从社里拿了1万多棒菌棒,香菇采了还卖给胡老板,不费神。”村民许云峰说。

  在接种车间,一根根塑料薄膜包起来的菌棒正在发酵。“接得好,成活率有九成以上;不好的话不到一半,肯定亏。 ”胡永正说,种香菇10多年,技术有把握,而且有固定销售渠道。现在,中巧食用菌种植合作社已有会员80多户。

  重生的不仅仅是旧厂房。因为有了带头人,农业结构蜕变,闭塞的村落正成长为香菇专业村。

  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如何有机衔接? 12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实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工程,扶持一二三产业融合、适度规模经营多样、社会化服务支撑、与“互联网+”紧密结合的各类新型主体,更好带动小农生产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发挥好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提升小农户的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拓展小农户的生产经营空间。”省农委种植业局副局长吴志伟说。

  如何带?“关键靠利益纽带。”吴志伟说。

  稻子收上来有段时间了,还没贩子到村里收,农民邵永芝有些着急了。

  凤台县是优质糯稻产区,邵永芝所在的中塘村也不例外。 “有时行情好有时差,但没像今年这么差。 ”邵永芝很纳闷,咋突然不行了?

  “一点不突然,两三年前就很明显了。 ”12月5日下午,凤台县杨村镇农盼水稻机插服务社办公室里,邵永芝和陈传安在拉呱。 “汇总订单发现糯稻面积增长特别快,很多不产糯稻的都在搞,我判断行情快不行了。 ”陈传安说。

  “你是能人嘛,你懂得多,我们妇女只知道种地。 ”邵永芝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到村里宣传了啊!跟你们说换南粳9108,这个米质好,价格高。”陈传安两手一摊:宣传半个月一粒种子没卖掉。

  “这么好的米,咋不种? ”记者问。

  “村里没人种,没底。 ”邵永芝说,南粳9108好是好,但种不好产量低咋办?没人收咋办? “如果陈老板搞个基地带着种,再订个合同包收购,肯定种。 ”

  但陈传安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没有加工厂,和农户也没有以订单农业的形式搞合作。主体不强,利益联结不够紧密,市场信号没能带动中塘村的结构调整。

  在吴志伟看来,未来不仅要加强扶持新型主体,更要注重利益联结,特别是把新型经营主体对小农户的带动作为扶持政策的重要衡量标准。 “要高度重视带动机制是否合理,是否可以促进小农户发展。 ”吴志伟表示。

  从实际情况看,资本下乡也在挤压小农户生存空间,一些公司进入乡村以后,大量流转土地,实施规模化经营,使周边的小农户很难生存。

  “我们特别注意到这个问题,要求土地合作社禁止工商资本入股,保护小农利益。 ”徐海波说。在黟县,他经营的友农生态农业公司短短4年时间已建立7000亩基地,领建7个土地合作社,整村推进,用现代农业手段迅速取代传统耕作方式。 “未来将成为优质安全农产品生产方案的解决者。 ”徐海波踌躇满志。农业是蓝海。放眼全省,先行者正紧锣密鼓布局未来,小农户期待跟随新主体,真正参与到现代农业经营中去。

[1]  [2]  下一页  尾页
编辑:高韬
 相关新闻